推荐诗词(时间排序) 浏览量 鲜花数 炸弹数 评论数量    简洁模式

所有分类    古体诗词    现代诗歌    诗词评论    对联灯谜   
原创歌词    清新散文    犀利杂文    翻译诗    其他分类   
 
  • 评论(1)   非马  所属诗集
  • 如何看待当下的诗评?

  • 如何看待当下的诗评?


    由于网络的发达,诗人与读者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互动也日益频繁密切,这当然是好事。但网路上发表容易,发表量大,又很少经过筛选,一般读者面对浩瀚如汪洋般、良莠不齐的网络作品,不免会感到茫然。而作者本身,如果只满足于网络上一时的发表欲,既得不到严谨的批评又不肯认真学习反省,究竟能维持多久或发展到什么程度,也值得怀疑。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作者与读者之间桥梁的评论家,便显得特别重要。但评论家本身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学修养与正确的认知,面对排山倒海般的网络作品,恐怕也会有无从下手的感慨吧?

    几年前有访问者对部分诗评家不安於位,反过来从事诗创作,颇有微言,更怀疑那些诗作水平与诗评水平差距甚远的,是否真的懂诗或有资格评诗。下面是我的答复:

    对於一个诗评家来说,从事诗创作可能是一种很重要的体验与修养。从自身创作的甘苦中,他也许能更深切地领会到诗人的创作历程与作品的成败得失。我不赞同的是他们把那些可称为习作的东西拿出来公开发表。那些眼高手低的作品常使我连带地对他们本来有相当水平的评论都感到不安起来。就如同当我们看到一位评论家对两首天差地别的作品都给予同样热情洋溢的评价与赞许时(这类评论除了让被评者得到一点轻飘飘的感觉外,对提高读者与作者的眼光与品味没甚么帮助),我们不免要怀疑,究竟是他对诗的好坏缺乏鉴别的能力呢,或只是为了人情甚至物质上的一点好处而发出违心之论?

    能同时做一个诗评家及诗人当然很好,但实际上恐怕不太容易。我自己就有自知之明,所以每次有诗友要我替他写诗评,我都能推则推,最多写点读後感之类的东西交差。写评论需要有特殊的专业训练,不是写过几首诗便能称职的。至於造成创作与评论相乖离的现象,我猜可能的原因是:创作是感性的活动,用的是擅於形象结构思维的右脑;写诗评是理性的活动,用的是擅於逻辑抽象思维的左脑。除非从小就开始训练培养,一般人是不太可能左右脑都同样发达的。

    总之,我认为一个评论家,不能为了讨好作者或群众,甚至为了区区利益交换而昧着良知作不由衷之言。他不但要对读者及作者负责,更要对自己及历史负责。
  • 推荐理由:
    茉莉--诗歌一旦被诗人从抽屉拿出来公之于众,那诗歌就不是一种爱好和自娱自乐了,否则,没必要从抽屉里拿出来。一首公之于众的诗歌,是公共事件,是真善美的代言,也是一种责任!

    如果说,一首诗公之于众是危险的,那么写诗歌评论更是一种冒险,由此延伸到现在的诗歌批评,专业的诗歌批评,是要有大量的阅读和诗学理论的底子,以及对诗歌的感悟和审美能力,缺一不可,否则,是拉不开这张弓的。在当今,很少看到真正的诗歌批评!非马老师这篇文章,让我们对当今诗歌批评有更多的思考和了解!推荐!

    ——胭脂茉莉于2022年10月9日午后

  • 评论(1)   红叶风清  所属诗集
  • 寒意

  • 天气开始有了一丝丝寒意
    凋零的枝条,把天空挡在
    坚硬的时光里,爬过石脊的虫子
    一串串一队队,不知赶往何处
    有太多方向无法解释
    也有太多光芒不知来处

    动物都在寻找着什么,匆匆
    来去。也有的安安静静
    爬在一片片
    金黄色的秋叶上,晒太阳

    桂花

    不想,桂花开了,的确
    开了。香气令人眩晕
    隐藏在浓密的叶子里
    就像一本书中,暗藏的玄机

    我不想解开金黄色的,浓厚的
    纽扣,不想揭开太多的隐私
    阳光知道一枚桂花的出处
    也知道每一丝馨香蕴含着怎样的情愫

    桂花的确开了,有的
    坦然,有的,羞怯,有的
    开得一脸茫然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0)   香飘飘  所属诗集
  • 《中秋长安夜》

  • 天澄万景明,
    秋色落长安。
    飞镜三五夜,
    清辉满人间。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0)   香飘飘  所属诗集
  • 《未央宫网红地肤草》

  • 长安汉城未央宫,
    锦绣繁华已无踪。
    灿若云霞地肤草,
    如今争宠是网红。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7)   刘建设  所属诗集
  • 【七律】· 马特峰

  • 【七律】· 马特峰

    阿尔卑斯岭系中,著名瑞士意国峰。
    山形陡峭如尖角,地势高寒似冷宫。
    四面三刀生畏惧,千难万险敢攀登。①
    游人向往亲临赏,墨客挥毫美景呈。

    【注释】
    ①四面三刀:马特峰是一个有四个面的锥体,其中三条山脊尖锐如刀。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0)   非马  所属诗集
  • 双语诗作“19个小学生及两位老师”等4首

  • 双语诗作“19个小学生及两位老师”等4首刊登于《秋水诗刊》193期,2022.10



    19个小学生及两位老师

    -- 德州小学枪击血案,2022.5.24



    21条活生生的生命

    就这样在几秒钟内倒下

    消逝



    留下了一个

    无底的黑洞

    在空荡荡的课桌与教室间

    在他们家人悲恸的心中

    在人类悲悯关切的心中

    以及那些似人非人无动於衷的心中


    不断扩展



    19 STUDENTS AND TWO TEACHERS

    --Texas elementary school shooting, 2022.5.24





    21 living lives

    fall in a flash

    and vanish



    leaving behind

    a black hole

    to contain

    the empty seats and classrooms

    the mourning hearts

    of their families and friends

    the sympathetic hearts

    of human beings

    and the empty hearts

    of the inhuman beings




    小黄花





    院子裡的這些小黃花

    在微風中飄搖

    不是為了引人注目

    或討好

    要你去點讃

    更不是要你拿起剪刀

    去拿它們裝飾

    客廳裡的花瓶





    明亮的陽光下

    它們舞蹈

    乃情不自禁

    生命滔滔的喜悅

    知道

    短短的幾天

    便是永恆




    THE LITTLE YELLOW FLOWERS



    waving in the breeze

    the little yellow flowers in the yard

    are not trying to draw your attention

    or ask for your compliments

    least of all they want you to pick up the scissors

    cut them down

    and decorate the vase in your living room



    in the bright sun

    they dance

    for they can't contain

    the surging joy of life

    knowing well

    a few days

    is eternity



    主角



    他猛跑出门

    一跃上了马鞍

    然後穿过原野

    向着又红又圆的夕阳

    笃笃奔驰过去



    西部片里的

    最後一幕

    夜夜

    在他梦中

    排演



    好让他清晨醒来

    发现自己

    仍是主角



    THE LEADING ROLE



    He runs to the door

    vaults into the saddle

    and gallops across the prairie

    toward the burning sunset



    the last scene

    of a western movie

    is rehearsed every night

    over and over

    in his dream



    just to reassure himself

    that he still plays the leading role

    when he awakens

    in the morning

    --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0)   非马  所属诗集
  • 随笔〈父辈从来不告诉他们的事〉及双语诗〈愚人节〉

  • 随笔〈父辈从来不告诉他们的事〉及双语诗〈愚人节〉刊登于《秋水诗刊》192期,2022.7

    父辈从来不告诉他们的东西

    非马





    由於写诗,我有机会接触到美国各地及各个阶层的诗人。其中比尔?尔哈特(W.D. Ehrhart, 1948-)同我的联系比较密切,原因是他年轻时参加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越南打过仗,退役后参加越战退伍军人反战组织,读到了我当年写的几首关於越战的诗。前几天从旧信堆里读到他在1996年写给我的一封信。信上提到我的诗作〈越战纪念碑〉(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很可能是由於他的大力推荐,这首诗被贴上美国公共广播协会的网站 “墙--越南:战争以来的故事“的首页(PBS website-- Vietnam: Stories since the War, the Wall),也出现在各地退伍军人的网站上。更让我感激的是,他对我的头一本英文诗集《秋窗》(AUTUMN WINDOW)的肯定与鼓励。



    下面是他的这封信的部分翻译:



    很高兴再度接到你的来信,还有,多神妙的一本诗集啊!谢谢你不嫌麻烦寄来你的《秋窗》。我一直在慢慢地读这些诗,一次读几首,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你真的是一位短诗高手。我甚至说不出我最喜欢的是哪几首。当我读一本诗集的时候,我有个习惯在我喜欢的诗页顶上做个记号,这样我就知道有哪些诗可再读。但我读到这本书的三分之一的地方,就放弃做记号了;我要再读整本书。

    我特别被那首“越战纪念碑”所感动,因为诗中的那个老妇让我想起我去年遇到的一个人。我一直在写一系列关於1966年夏天同我一起进海军陆战队帕里斯岛新兵训练营的人们的文章。去年春天我访问了一个1967年在越南阵亡的20岁的人的母亲。他,正如你诗中的那个人,是个独子。而这位母亲是个既勇敢又慈祥的女人,她没让我因她的儿子没活下来而我侥幸活下来了,而感到内疚。只是这过去29年对她来说一定是很可怕悲痛。我曾埋葬过我的父母,只是那多少有自然的成份在内。我想不起有什么比埋葬自己的孩子更可怕的事。总之,你的诗真切地引起了我非常个人化的多层次共鸣。



    下面是他在信上提到的我那首“越战纪念碑”:





    越战纪念碑



    一截大理石墙

    二十六个字母

    便把这么多年青的名字

    嵌入历史



    万人冢中

    一个踽踽独行的老妪

    终于找到了

    她的爱子

    此刻她正紧闭双眼

    用颤悠悠的手指

    沿着他冰冷的额头

    找那致命的伤口



    下面是这首诗的英文版:

    VIETNAM VETERANS MEMORIAL




    A block of marble

    and twenty six letters of the alphabet

    etch so many young names

    onto history



    Wandering alone

    amid the mass grave

    an old woman has at last found

    her only child

    and with her eyes tightly shut

    her trembling fingers now feel

    for the mortal wound

    on his ice-cold forehead



    后来我也翻译了不少他的有关战争的诗,下面是其中的一首。 原诗是:



    Guns





    Again we pass that field

    green artillery piece squatting

    by the Legion Post on Chelten Avenue,

    its ugly little pointed snout

    ranged against my daughter’s school.



    “Did you ever use a gun

    like that?” my daughter asks,

    and I say, “No, but others did.

    I used a smaller gun. A rifle.”

    She knows I’ve been to war.



    “That’s dumb,” she says,

    and I say, “Yes,” and nod

    because it was, and nod again

    because she doesn’t know.

    How do you tell a four-year-old



    what steel can do to flesh?

    How vivid do you dare to get?

    How explain a world where men

    kill other men deliberately

    and call it love of country?



    Just eighteen, I killed

    a ten-year-old. I didn’t know.

    he spins across the marketplace

    all shattered chest, all eyes and arms.

    Do I tell her that? Not yet,



    though one day I will have

    no choice except to tell her

    or to send her into the world

    wide-eyed and ignorant.

    The boy spins across the years



    till he lands in a heap

    in another war in another place

    where yet another generation

    is rudely about to discover

    what their fathers never told them.



    下面是我的翻译:



    大炮



    我们又经过那野地

    绿色的大炮蹲踞

    在乔腾街上退伍军人协会的旁边,

    它丑陋的小鼻头

    直直对准我女儿的学校。



    “你用过这样的

    大炮吗?”我女儿问,

    我说,“不,但别人用过。

    我用一支较小的。一支步枪。”

    她知道我打过仗。



    “真蠢,”她说,

    而我说,“是的,”点了点头

    因为它是蠢,又点了点头

    因为她不知道。

    你如何告诉一个四岁的孩子



    钢铁对血肉之躯能干出些什么来?

    你敢绘声绘色描述吗?

    如何解释一批人故意去杀另一批人

    而把它称之为爱国的这个世界?



    才十八岁,我便杀了

    一个十岁的小孩。我当时并不知道。

    他飞旋过市场

    支离破碎的胸膛,眼睛与手臂。

    我该告诉她吗?还不,



    虽然有一天我将不得不告诉她

    没有任何选择

    否则就是把她

    眼睛睁得大大天真无知地

    送进这世界。

    那孩子在岁月里飞旋



    直到他坠落在一堆瓦砾上

    在另一个战争在另一个地方

    那里另一个世代的人

    将猛然发现

    父辈从来不告诉他们的事。





    下面是我的双语诗愚人节:





    〈愚人节〉



    四月来临
    在我办公桌上留了张条子
    『打电话给施先生—
    紧急!!!』

    我连忙照着号码拨通了电话
    对方说
    『很抱歉狮先生不能来听电话
    他被关在笼子里呢!』

    我还来不及撂下话筒
    她压抑不住的笑声已从电话里
    跳了出来
    一口咬下我的耳朵
    溅了我一脸的血

    然後它扑向我那无辜的办公室伙伴
    我无能为力只有眼睁睁看着他
    翻腾打滚终於,天可怜见,活活
    笑死

    APRIL FOOLS DAY


    April arrived

    with a message on my desk

    “Call Mr. Lyon—

    Urgent !!!”



    I dialed the number

    “Sorry Mr. Lion can’t come to the phone right now

    He is in the CAGE!”



    Before I could put down my phone

    her irrepressible laugh jumped out of the line

    and bit off my ear, splashing blood

    all over my face



    It then attacked my innocent officemate

    I stood by helplessly and watched him

    roll about and eventually die

    of laughter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   红叶风清  所属诗集
  • 秋天

  • 秋天

    缤纷的秋叶很美
    但我来不及欣赏
    因为疫情还在天底下
    像丑恶一样隐藏太深
    像私欲一样防不胜防
    不知哪一片叶子,会不经意间
    被感染。同胞们正经历
    良知、耐心和意志的考验

    秋风吹过的地方,水稻成熟
    人与人之间,血肉相连
    却又彼此提防
    一米的距离
    多少有一点安全感
    口罩过滤可疑的空气

    秋风吹过,山色变幻
    唯愿山河无恙,户户平安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2)   是非成败  所属诗集
  • 《定风波》

  • 千载峦冈托碧空,
    五花山撞落霞钟。
    百代奇桦妖娆妒,不拒,万顷秋色任西东。
    求得仙山谋一醉,
    何惧?浮云盏盏劝复催。
    飞瀑奔来直面问:过客,衣衫兜满月清辉?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2)   杨于军  所属诗集
  • 八月十三

  • 八月十三


    是母亲的生辰

    她逝去
    不再有人庆祝
    只有我
    几天前就开始不安

    这个日子
    于我尤其不凡
    它的存在
    也预设了我们的缘分

    母亲不喜甜食
    不需要什么蛋糕
    我的手擀面加虾米,葱花
    是最好的寿面

    现在可以买到各种面条
    比我手切精细很多
    我还会给自己煮上一碗
    默默地吃掉
    就像母亲还在远处
    随时会来小住

    2022.9.8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   杨于军  所属诗集
  • 闯祸

  • 闯祸


    从柜橱拿盐罐时
    把芝麻油瓶碰了下来
    只有两尺高
    就摔在瓷砖灶台上
    大大小小的玻璃碴
    在扑鼻的香里闪耀
    用半卷纸巾擦了
    芝麻油好几天才散去

    破碎声让我回到童年
    忘了是我们三个孩子中的谁
    最后的一扒
    让不能承重的壁橱隔板倾斜
    够弟弟喝两三个月的几瓶奶粉
    都落到大理石地面
    奶粉丝毫没有减弱玻璃的清脆

    知道闯祸了
    哥哥不敢作声
    我和弟弟吓得止不住抽泣
    姥姥和妈妈挑出大块点儿的玻璃
    又用筛子筛了很多遍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长大
    我干活格外小心
    怕打碎什么东西
    哪怕是一个粗瓷碗
    都有自责,难过好多天
    好像所有物件
    都比我自己更重要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0)   周礼  所属诗集
  • 一个人

  • 记忆中的那个小村庄
    被群山环绕
    几户人家
    断断续续的溪流
    地薄,田瘦
    生长矮小的包谷
    稀疏的麦子
    小石子般的土豆
    我认识村庄里的一个人
    吃过他烤的野猪肉
    多年前,他死了
    他的坟墓是一堆乱石
    没有墓碑
    名字也没有留下
    有关他的一切
    全都消失了
    就像他从没来过人世
    我偶尔想起他
    其实也不是想起他
    是想起我的一段经历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2)   垂直核算  所属诗集
  • 致:一位诗人

  • 你这个小翅膀诗人
    我有幸读到你的诗
    却无缘见到你的面容

    至今想象不出
    你怎样用文字布阵
    巧设悬饵,一步步诱我深入

    谁能体会心儿被困的快感
    我的伤在你的伤内悸动
    灵魂的花,被你的枝叶催开

    要么,偷借小翅
    杀出阵外,获得重生
    要么,背靠关山
    死于阵中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1)   myyy  所属诗集
  • 《作品》2022.8期 |施施然的诗 (组诗)

  • 《作品》2022.8期 |施施然的诗 (组诗)


    访尧坝古镇



    尽管川南的烟雨迷住了
    你一部分视线,湿漉漉的
    青石板路却倾倒出
    整个小镇热腾腾的日子
    当你穿行在清朝百姓们留下来的
    四合院、祠堂、武进士牌坊
    大鸿米店、银杏和古榕树之间
    糖腌蜜桔的甜牵引着你
    与豆花诱人的味道相比
    娴熟的配料动作和温婉笑容
    使年轻的老板娘更像是
    从封存的旧电影里走出
    那金色的岁月里,母亲挽着
    小小女儿的手,改良旗袍上
    扎染的花色配合着竹菜篮的旧
    她们美丽地走过青瓦房
    走过天井。亲昵地讨论着
    厢房里家俱的摆放位置
    桂花树下飘来法国胰子的体香






    张家界大峡谷



    山体在飞。我确信在梦中
    见过这断崖式
    雄心万丈的山水


    那被天斧奋力劈开的山谷
    摔碎的翡翠填满了每一条沟壑


    我看到黑鸟从山巅俯冲而过
    像惊叹脱身而出,铺满了天空


    当你追随珙桐树的阴影
    那浓郁的清凉接纳,指引你


    你吃惊于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天地陌生如同人类从未曾居住


    情绪升降机一样迅速攀升
    你感觉生命开始
    像一个真正的自由体
    脱离了生活的重力


    “我是误进了武侠的国度吗?”
    但天色还是暗下来,锋利月光
    落入一面幽深的镜子


    神泉湖的美,给你当头一击






    行走天门山



    雨,刚刚止住
    韵脚还押在微颤的红豆杉上
    深涧里,碧涛起伏
    古藤火焰般向上攀升


    那遒劲的力量交替着
    无数的你,我
    老去又新生的模样


    而头顶上,巨石张开翅膀将
    鹰的利爪刺进倾斜峰顶
    羽翼下,漏出光——
    山峦屏住呼吸, 邀我穿越
    这扇耀眼的天空之门


    多少流落人世的游子
    双手紧紧握住爱
    与恨。可当你,伸出手
    却十指苍茫。如今
    又一个我走在九百九十九级
    天门放下的悬梯上。走进空


    就是走进一种悟
    我有万千云朵,天空拥抱我






    黄石寨砂岩峰林



    砂岩峰挺立在他们的战场
    云雾从峭壁之间游走
    像仙女的薄纱,浮动在
    勇士们坚硬的铠甲上
    白昼,他们巨型的身影踏过
    翻山越岭的草木,红腹鸟在其中
    轻盈地飞起,又落下
    你需要把时间拉得很长才能看见
    他们不动声色的操练,排兵布阵
    为着心目中,未完成的梦想
    我甚至能够听见
    夜色将他们融汇在空中
    虎啸的喘息,和喘息中
    铁一般的秘密
    他们究竟在守卫着什么?
    忠实地执行着谁的命令?当
    积雪重复消融,红枫染尽山林
    当日光,又一次揭开大地的帷幕
    他们伫立。就像石化的誓言
    在沉默中,冲天而出






    绵山



    与高悬的寺庙相仿佛的
    是我此刻的心跳
    俯仰间,古柏在深涧随风摇动
    巨石擎上天空,呈呼啸之势
    越往上
    来自神灵的加持越重


    风过处,铜铃铛在石壁上发出脆响
    年轻的道士立在
    两个坚硬的外物之下
    抬手,指出一条隐蔽的路


    也罢。人生不过就是
    一场连绵不断地行走。继续沿着
    陡峭石阶向上
    晃动的人群中,介子推的脸
    清晰,陌生,一闪而过


    “在绵山,你所看到的
    金色琉璃瓦,都闪着鱼鳞的光
    经卷里,刻印着多少众生的
    累生累世
    在你到来之前,那些记忆的法术
    刚刚雾消雨散”






    庚子年尾至武汉



    时间滑行在无形的轨道
    我们绕过隐匿的新冠病毒
    乘坐诗歌高铁
    抵达十二月的江城


    穿过武汉客厅明亮的落地窗
    金银潭医院在对面不远处
    恢复砖与混凝土的普通建筑
    那里,曾掀起死亡飓风
    如今已经停息


    然而,当我走进方仓医院
    白色防护服的重量
    还是迎头压下来
    在这曾与死神搏斗的战场
    我看到护士弱水吟
    立在一排牺牲同事的黑白照片前
    瘦弱身体向前弯曲,默默说着什么
    眼泪还是流下来


    不要再问我什么是英雄
    所有这一切我们都将铭记:
    奉献过生命和热血的人
    以及这个城市青金般的精神
    它滚烫,坚韧,闪着不灭的光芒


    而琥珀色落日下,水杉静立
    让位于从紧闭的房门重新
    涌上街道的人群。其中
    必有隐去了羽翼的天使




    施施然,本名袁诗萍,诗人,画家,主编《中国女诗人诗选》,中国作协会员,河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诗集《隐身飞行》《唯有黑暗使灵魂溢出》等5部,曾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中国十大女诗人奖等,部分作品曾被译为多国语言发表,画作多次参展或被收藏。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5)   旅今  所属诗集
  • 秋天

  • 这是又一个秋天
    新的树叶新的鸟鸣新的风
    新的住地
    一些新的爱,惊奇

    渤海很近
    海贝停泊的沙滩很近
    暴雨中的村落,大风里织网的渔民
    坐在岸边
    像搁浅的贝壳
    等待远方潮水来临

    犬吠和虫吟的河水潮声中消逝
    剩下岸的张望
    灵魂的喧嚣,沸腾和狂啸

    有一朵新花从海水中绽开
    飘出金色
    像云朵在天空无穷变幻
    飘入你眼睛,潜进你心田
    萌出新的情爱
    一只蝴蝶轻舞飞扬
    在海水中
    被向日葵的光芒照耀……



    (2022-08/18于辽锦四方居未完成草稿,25日于南国港城发布)
  • 推荐理由:
    茉莉--四季更替,每一个季节都有它独特的美,本诗的秋天,既是大自然的秋天,也是一个生命生生不息的意象!正如本诗对渤海自然风光的呈现和描述,不仅是对自然的讴歌,也洋溢着时代的精神和活力!推荐!

  • 评论(1)   胭脂茉莉  所属诗集
  • 中外名流 |胭脂茉莉论少木森《诗与禅可以这么说》

  • 原刊《中外名流》2022年7月

    少木森《诗与禅可以这么说》 一书中的阐述艺术

    作者:胭脂茉莉


    禅,从宗教中来,最终又超越于宗教,它是中华文化几千年遗留下来的一颗璀璨的明珠,从古至今,无论文人墨客还是普通百姓还是我们生活中的言谈举止,都受到禅文化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它以各种形式浸润在我们中国人的每一个日常,如同凝聚在中国人骨子里的一条文化血脉。为了让这颗明珠的光辉不被淹没,让这一文化血脉不至于断裂,让更多生活在喧嚣中的现代人学以致用,很多文化研究者都在为此不懈地努力着,少木森老师就是其中之一,继2015年开始他每年出版一本的《读出的禅意》系列书籍,就是他为此努力结出的果实。


    一、《诗与禅可以这么说》中阐述艺术分析

    每年这个系列书籍都是选编现、当代诗人的诗作,然后附上他本人的点评,把从这些诗作中读出的禅意传达给广大读者、诗人和当今的禅文化研究者们。无疑,对被选入这个系列选本的我们之中的每一位诗人和作家都是一种荣誉。


    少木森2021年12月由河海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书籍《诗与禅可以这么说》这本书,也是《读出的禅意》系列书籍,但是和往年有很大不同,不同的不仅仅是书名有所变化,书的内容和往年相比也有了充满创意的变化,这个变化最主要的部分在这部书的第一辑《禅眼观物,诗心生活》中,就如少木森自己在这部书的导语里谦虚地说,这些都是他的创作谈,把这部分称为创作谈也没有错,但是事实上,这一辑包含的内容非常多,不是创作谈这么简单,这部分以一个诗人和多年对禅文化研究专家独特的视觉和感触,带给我们禅意和生活中大大小小事件之间的联系和思考。


    纵观这本书的第一辑《诗与禅可以这么说》共50篇,涉及生活中各个领域,其中给我们呈现了一幅幅活泼从容,充满无限生机的禅和生活相融的画面,作者清晰地向读者展示了以禅眼对各种事件的观察判断,似乎信手拈来,却又妙语连珠,独特的视觉和娓娓道来的禅意阐述,让人耳目一新。

    作为一个现代禅诗写作者和禅文学的研读者,我尤其感兴趣本书对禅诗和禅意诗,禅意与迷信,禅意和哲理,禅意与术语等问题的探讨,特别是这些被作者置于日常生活的事件中进行禅意阐述,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没有一般文论学术探讨的古板。


    二、《诗与禅可以这么说》中阐述艺术具体体现


    1.《诗与禅可以这么说》中阐述的启发艺术


    禅宗讲不立文字,台湾罗光教授主编的《哲学大辞典》对“不立文字”曾经有过解释,不立文字,并不是不用文字,而是要善用文字。如何找到文字启发点,引导读者越过对禅意认知上的障碍,这一点非常重要,在本书开篇《禅意与静坐》里少木森就首先以启发式的提问,展开了关于禅诗和禅意诗的区别的讨论,启发读者一探究竟读下去的兴趣,起到了本书的导向作用,然后他又以一首自己的诗《在家静坐》来诠释关于什么是禅意,在家静坐,是来自于日常生活中的一个经历,“心被托了出来/像一只风铃被悬在半空/只需一些风/就响了”这是他这首诗中的诗句,也是在静坐过程中,他对于禅意的理解,这首诗,从生活中一个静坐的的日常行为启发读者:禅意,不是死寂的,而是我们静坐时,那颗鲜活的感知和体验这个世界的心。

    关于禅诗和禅意诗的讨论,2021年初夏,现代禅诗流派同人曾经也有过针对性的研究和讨论,根据现代禅诗的定义,用现代诗的形式和表现手法写作具有禅味禅境界的诗歌,从这一定义延伸,禅味禅境界,肯定也包含禅意诗,所以用现代诗的形式写的禅意诗,应该是属于现代禅诗的范畴。可见,少木森老师虽然不是现代禅诗流派的成员,但是创作目的和创作初心是一样的,少木森老师这种启发式的对禅意艺术性的阐述,如同佛祖拈花,定会推动现代禅文学的良性发展。


    2.《诗与禅可以这么说》中阐述的情感艺术


    艾青在《我爱这土地》里曾经有一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被很多人引用,同样,我们做一切事情,都是伴随着情感,然后在情感的动力下进行的。

    在本书有一篇关于禅意与迷信的讨论,关于这个问题,少木森注入了充沛的情感,他引用了佛门的一个古偈“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他认为,人生走过,不计较浮华得失,到最后只剩下这一颗包含禅意的心和诗意地栖居。他讲起了自己的诗歌《净峰寺夜谈》缘起于生活中和几个禅友住宿于惠安净峰寺夜谈的一个真实的事情,而这种缘起,也正是佛家的因缘际会,当我读到这首诗中“灵魂/ 本无究竟白茫茫 /一张无声白纸/悲欣交集”时,让我也禁不住“悲欣交集”,禁不住想起在现代禅文学调查问卷之你认为当下现代禅文学的创作所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一问中,我也回答过此类相似的问题。是啊,世事无常,主宰我们自己的唯有这一颗心,还有什么其它的呢?我相信,这绝不是迷信,而是禅意!我的悲欣交集,从一个读者的角度分析,这正是本书充溢了饱满情感的禅意阐述艺术激起了读者的同频共振。


    3.《诗与禅可以这么说》中阐述的风趣艺术


    一般人的传统思维是,对那些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总以为会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就如同大多数对禅意和哲理的认知都是这样的:相同处都是属于一种生活的智慧,不同处,哲理,是一种生活的道理,可以直接阐述和表达出来,禅意是一种体验,用文字也不能完全表达,即使表达出来也是雾里看花终隔一层。

    但是,在本书《禅意和哲理》篇里少木森却用他的言说,让我们对禅意和哲理的区别有更加趣味性的活泼而迷人的认知,他认为禅总是以它独特的思维和感悟来表达“人生哲理”,也就是说把这种哲理表达成一种“禅意”,接着又用他的一首诗《古莲的传说》作为例子分析,这首诗是他当时在细细揣摩镜清禅师的“禅式思维方式”而写的,在他这首来自于生活的诗里,已经分不清何谓哲理何谓禅意了,其实根据“禅式思维方式”,也没必要人为的刻意去分,就如他这首诗中所描述的:只要我们能感知阳光响亮的西天/ 把我的心灵照彻,心灵的空寂/又深又远...... 可见,风趣而不失逻辑性的语言,总是让人如沐春风,化解很多困境,解决那些不必要的尴尬。


    4.《诗与禅可以这么说》中阐述的谦卑态度


    谦卑,是对万物对自然的一种敬畏的态度,从本书关于《禅意与术语》一篇中就能深深地体会到这种阐述中的谦卑。正所谓道不远人,真佛只说家常话,一个越接近事物本质的人,就越会对事物保持谦卑的姿态,而不会去故弄玄虚。真正的禅文化研究者和禅诗写作者,很少看到他们嘴里说那些玄而又玄的术语,在这一篇的阐述里少木森又引用了他的一首《荷塘听箫》作为这篇讨论的小结,从诗题就可以看出来,显然,这又是一首生活之诗,同时这也是非常美的一首诗,全诗没有一个禅字,却禅意盎然,诗意盎然,而在此诗中,禅又是什么呢?答案或许就是诗中写的,那雾一般弥漫的微笑/在我心田的淤泥里/长出一片歌谣…..在今天很多人会把谦卑混同于卑下的社会意识形态下,这篇关于《禅意与术语》的探讨,在侧面提醒我们不管是写诗还是写评论还是写其它题材的作品,除非不是特别需要,最好用朴实易懂的词汇,少用那些貌似深奥,其实连自己都解释不清楚的东西。这种禅意阐述中的谦卑态度,是阐述中的艺术,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种高贵,更是一种深深地救赎!


    三、小结


    本文开头就提过《诗与禅可以这么说》这本书涵盖的领域非常广,在这里,我只是针对几点解读,本书还有很多值得解读的地方,一个普通读者,要想和这本书,走得更近,充分的体验禅眼观物,诗心生活中那些融于生活的禅意,并且从中发现本书禅意阐述的艺术性,除了要对作者笔下呈现的一个个生活的具体画面进行有效感知,还要充分结合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大背景,进行解读,任何一个作者的写作,都不会脱离那个时代,时代会赋予作品更大的意义。今天,在这个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关注禅文化、进行禅文学创作,以及对禅的认知和解读都越来越有必要,正如少木森在本书探讨《禅意和现实》篇中所说的:我们为生活而忙碌,工作停下来时,如果有一片天空仰望,便是灵魂的一次松绑……我愿意为头顶上的这片天空献上我的这首诗……



    作者胭脂茉莉简介:本名刘彦芹,女,江苏人,年少习诗,作家、诗人。评论及随笔见诸媒体及报刊,诗歌被选编入海内外多种选本及刊物,主要代表作有现代禅诗系列,胭脂茉莉十四行诗,《真实的风景》系列等。主要成就,对汉语十四行诗的突破创新,把古老禅融入现代汉语新诗的探索。著有诗文集《摊开画布的人》 《这独一无二的人间》 《胭脂茉莉十四行诗》 同人合著《现代禅诗流派诗人十二家》等。曾获第二届莲花杯世界华文国学大赛铜奖,渤海风十佳女诗人,中国诗人微刊2018年名誉诗人,诗文集《摊开画布的人》获首届唐刚诗歌奖等奖项。
  • 推荐理由:
    茉莉--禅,它是中华文化几千年遗留下来的一颗璀璨的明珠,从古至今,无论文人墨客还是普通百姓还是我们生活中的言谈举止,都受到禅文化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它以各种形式浸润在我们中国人的每一个日常,如同凝聚在中国人骨子里的一条文化血脉。为了让这颗明珠的光辉不被淹没,让这一文化血脉不至于断裂,让更多生活在喧嚣中的现代人学以致用,很多文化研究者都在为此不懈地努力着。

  • 评论(5)   简朴  所属诗集
  • 我想说一说气侯

  • 几片云从很远的地方赶来
    紧接着我们期盼的雨开始缓解大地的饥渴
    这只是出现在梦里的一个场景
    我醒来时空调正吐着冷气
    空气压缩机的轰鸣盖住了星星的低语
    一些还没有成形的梦等待我们用持续不减的热度继续孵化

    秋天与夏天越来越没有了界限
    我们逐渐失去了对四季的认知
    气候与环境变得越来越具有戏剧性且极具讽刺意味
    要么就是在北方下一场暴雨淹没我们的家园
    要么就是在中部与南方持续高温把这人间炙烤得像炼狱
    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分配

    我们如何才能获得自然对于我们所犯错误的宽恕从而给予我们怜悯
    我们不愿放弃优越的生活来减少碳排放
    发动机的心脏仍然不分白天黑夜强有力跳动
    我们无法统计每年全球有多少汽车烧掉了多少燃油释放了多少热量
    我们总是抱怨环境变得越来越差可我们何时反省自己
    我们所追求的幸福生活总是以牺牲自然而作为沉痛代价

    越来越多的高楼大厦分割着蔚蓝
    越来越多的汽车撞碎了深藏于时光深处的童话
    飞向远方的目光被来自我们内心饥渴的猛禽围堵
    你无力抗拒一头处于极度兴奋中的公牛的野蛮冲击
    我们站在毁灭的边缘等待着 等待着下一个冰川时代
    被另一个遥远的童话救起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0)   空也静  所属诗集
  • 谈论【10首】

  • 谈论【10首】
    陕西/空也静

    1处暑
    天空拉开弓
    一阵乱箭射死秋老虎
    清风薅走枝头几声蝉鸣
    夕阳从脚手架上卸下
    一片清凉
    河水哼着小调绕过古城
    夜分娩出
    一个又一个梦

    2谈论
    晚归的小鸟
    捎回远方的消息
    黄昏从一阵风里嗅出
    火药的味道
    坐在河边
    我们一起谈论国际形势
    随手抓一把泥巴
    捏成一个人
    然后撒一泡尿
    淹死

    3拆迁户
    扩建的新城
    一口气吞掉几座村庄
    挖掘机连根拔起
    一片鸡鸣
    跟黄土打了多年交道的庄稼汉
    一转身
    与铁锨锄头再无瓜葛
    怀揣几把钥匙
    过起有钱人的日子
    偶尔望一眼
    一个回不去的故乡

    4兵马俑
    眼前这些兵俑
    紧跟着大秦
    横扫六合,并吞八荒
    一举戬灭诸侯
    如今休养了千年
    只等一声号角
    挣脱一根紧拴的绳索
    围剿霸权
    灭七国,或者八国

    5随想
    很多时候
    也只能扯开嗓子喊一喊
    就像枝头的蝉
    再大的声音
    也掀不起一丁点风浪
    倒不如
    哪儿凉快哪儿呆着
    打一个盹
    运气好时做个梦

    6农民
    只关心一亩三分地
    紧盯着几个节气
    慢慢地
    把自己活成一片庄稼
    看着老天的脸色
    春播秋收
    从不过问一粒米的下落
    偶尔也会进城
    背回
    一身疲惫

    7核检
    楼下的小喇叭一喊
    麻雀就不敢叫了
    月亮躲到一边
    一根小棍
    猛一下捅进梦中
    半天
    没啊出一声

    8简历
    从生到死
    只干过一件事
    有一个农民的身份
    除了姓名、籍贯、生卒年月
    就没啥可写了
    一辈子
    省下来的
    不只是一摞纸
    还有半肚子墨水

    9诗坛
    我看到的诗坛
    是一本翻烂的厚黑学
    一帮人
    围坐在一起
    一遍一遍誊写着
    回车键敲出一长串虚名
    那些来头不小的杂志
    喜欢看脸色行事
    吹鼓手吃饱喝足之后
    习惯了装聋做哑
    脸皮薄的人
    一辈子
    折腾不出一点动静

    10合影
    前几年
    他把自己跟某领导的合影
    放大
    挂在客厅
    听到一点风声
    立马取下照片撕碎
    每次抬头
    他都会被墙头的钉子
    扎痛

    空也静:原名魏彦烈,陕西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格桑花开》、《草原情歌》、《仰望昆仑》、《风舞经幡》、汉英双语《轮回》等多部。获昆仑文艺奖,唐蕃古道文学奖,诗歌春晚“全国十佳诗人”称号。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

  • 评论(0)   张光国  所属诗集
  • 《中国大河风文学》第68期:刘向东点评张一鸣诗文集

  • 《中国大河风文学》总第68期:刘向东《点评张一鸣〈手持信念之光〉中的几首现代诗》


    点评张一鸣《手持信念之光》中的几首现代诗

    〇刘向东

      “逝者如斯夫!”——穿行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我时常产生时光交错、失之交臂的恍惚感。所谓的“失之交臂”,准确地说应是“交臂而失之”——曾经有过“交臂”却依然痛失之!随着时间的不停前移,这种感觉愈发强烈。退回二十年,我就有了“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也会以梦为马”的感慨。简言之,时不我待。退回十年,我曾经按郯城杨子列的书单,购买了十余本外国诗集及诗学理论书箱,十年过去了,只读完了其中的波德莱尔和卡瓦菲斯,其它的都在书架上“躺平”着和“内卷”着。因而我感觉,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时间,就是最可怕的敌人(也许写作天才可以除外)。我热爱读书,但早年无书可读。我喜欢写作,但起步太晚——举个简单例子,和我同岁但生日比我大一月的孙照明先生是我学诗的启蒙者,我开始学诗时,他已经是烟台地区少有名气的诗人了,出版了多部诗集,且获得了烟台市文艺创作一等奖。虽然这种时间上的距离并不能代表一切,但谁都明白,写作是一种过程,而时间是有限的!
      我拉拉杂杂地罗嗦了以上这些,固然是为了搬弄出那个观点:人若立志趁少年!而深层的内因,则是因为这种遗憾的存在以及因事触发:今天上午,姜海波诗兄发来一位诗友公子即将付梓成书的诗文集定稿,邀我写千字左右的点评文章。
      诗文集名《手持信念之光》,作者张一鸣,是个2006年出生的少年后生,而且,这已经是他的第四部个人诗文集了!观集中成长历程,其文学艺术方面的经多见广,且收获颇丰,令人艳羡!这是实力使然,但我作为一位爱诗之人,更感兴趣的,是要细读其诗文集里的诗歌文本。
      第一辑《现代诗风》收录了作者的16首现代诗歌。诗里有童趣,譬如《河里的月光》:“咦?/月亮怎么会在河里呢?//哦,/原来这是一个迷糊的月亮啊”;诗里有发现,譬如《信》:“我也给爸爸妈妈写了一封信,/让我们的心,/贴得更紧,更紧……”——小作者发现了“信”与“心”的关系,它们组成了“信心”;诗里有感悟,在感悟中惊醒,譬如《成长》:“因为拥有太多,/我们忽略了我们的扇子,/我们也丢失了我们的手套。/我们,/是不是该醒醒了呢”;诗里有想象,而这想象联结着爱心,譬如《假如》:“假如我有一枝/马良的神笔,/我会给贫困山区的孩子/画很多学习用品”;诗里有行吟,在行吟中体味生命的真意,譬如《祁连大草原行吟》:“看,有月氏的炊烟飘过;/听,有匈奴的铁蹄踏过;/还有七彩长虹般的心愿,/和张骞马背上长长的落寞”;诗里有情感的涌动,并以文字讴歌歌美善,譬如《你是光明的艳阳天——观<典籍里的中国>,赞王阳明先生》:“你是一片一片的花海,是春天,/是暖阳,用“行知”催出心中的花坛”;更令人欣喜的是,诗歌见证了少年的成长——《现代诗风》收录的诗歌,创作的时间为2015年8月至2022年3月,从中可探见小作者在诗歌写作中的变化与进步,新作比之旧作更见成熟,像2022年的新作《新年音乐会》:“提琴悠悠地拉着,/单簧管轻轻地吹着,/五彩音符在心中跃着,/心在梦里睡着……”,四个诗节句式结构一致,而每个诗节都有一致的变化(前三行逐加一字,第四行减去三字),把音乐的舒缓与往复,心情的惬意与沉醉,表现得淋漓尽致。再如新作《干橘皮》:“昏暗地,台灯垂垂地照,/随意地,木桌上忘却何时抛,/干脆地,伏卧于沉寂身渐销,/淡黄地,渐将褪去金色的袍”,文字凝炼,语言干净,语气决绝,有掷金之声。
      综上,小作者在“我们不再嘻哈又拒绝长大,/日记藏着童真的心愿”(《广文中学的日子》)的年代,能够写出如此诗文,天赋才情不同凡响,正如《大话西游》里至尊宝所言:“上天的安排,还不够你臭屁的”,令人击节感叹:少少少年,追风的少年!
      至于诗文集中其它几集,自有方家高论,勿须再呈鄙见。
      劝君惜取少年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是为祝愿!

    2022年5月30日于双节居,果都栖霞

    【作者简介】刘向东,山东省作协会员,栖霞市作协副主席,栖霞市散文学会和《长春湖》杂志社发起人之一。著有诗集《云端的房子》《刘向东短诗选》(中英对照)。

    〓信息动态〓

    第六届青春诗歌会征稿启事

      青春,指春季草木茂盛、其色青绿,或年纪轻,或美好的时光、珍贵的年华,等等。青春一词,最早见于《楚辞?大招》:“青春受谢,白日昭只。春气奋发,万物遽只。”
      青春诗歌会,系中国诗歌会旗下的公益诗歌活动品牌,以诗歌标记我们最美好的时光。
      青春诗歌会,以线上或线下方式组织,举办青春诗歌会作品展,以《青春中国诗刊》等微刊、电子刊形式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美篇号等平台发布进行宣传推介。
      青春诗歌会,已成功举办五届:第一届青春诗歌会(2022年1月18日,线上),第二届青春诗歌会(2022年2月22日,线上),第三届青春诗歌会(2022年5月21日,线上),第四届青春诗歌会(2022年6月22日,线上),第五届青春诗歌会(2022年7月23日,线上)。
      现启动第六届青春诗歌会征稿,以线上形式举办,不组织现场活动,欢迎广大诗友踊跃参与!
      征稿要求:诗歌限1首,限60行内,不分行者每首限600字内,题材、诗型不限,风格不拘,要有诗味、有内涵、意境美、语言美、韵律美、简练、有佳句、有技巧。需附200字内个人简介和高像素个人近照1张(最好有风景作背景)。
      奖项激励:设置金、银、铜奖,颁发电子版彩色盖章证书,可线下自行打印。无须交纳任何费用。
      宣传推介:举办第六届青春诗歌会作品展,以微刊、电子刊方式在我们旗下的微信公众号、美篇号以及中国诗歌会网(http://www.cpa1932.com/)和其他中外知名诗歌网站进行专题展示。
      投稿方向:qingchunshigehui@163.com。
      截稿时间:2022年9月25日。


    中国诗歌会
    2022年7月25日

    〓〓〓

      黄河,是中华文明最主要的发源地之一,被称作“母亲河”。黄河源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北麓各姿各雅山下的卡日曲河谷和约古宗列盆地,河源一为扎曲,二为卡日曲,三是约古宗列曲;扎曲,位于最北部,发源于查哈西拉山,河道窄、支流少、水量有限,一年中大部分时间断流;卡日曲,最长、流域面积最大、旱季不干涸,是黄河正源,其最长支流那扎陇查河是黄河源头;约古宗列曲,是一椭圆形盆地,内有百余个水泊,似繁星点点;卡日曲、约古宗列曲在巴颜禾欠山会合,形成黄河源头最初的河道——玛曲(孔雀河),进入历史上曾被用来表示整个黄河源头地区的星宿海。黄河自西向东分别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及山东9个省(自治区),最后注入渤海,全长约5464公里,流域面积约752443平方公里,属世界长河之一,中国第二长河。
      大河,系黄河前身。古之黄河,河面宽阔、水量充沛、水流清澈,唐朝之前,并不叫黄河。
      《山海经》称黄河为“河水”;
      《尚书》称之为“九河”;
      《史记》称之为“大河”;
      《汉书》称之为“中国河”;
      《说文解字》称之为“河”;
      《水经注》称之为“上河”。
      至西汉,大河之中泥沙增多,有人称其为“浊河”或“黄河”,但未被普遍认可,直到唐宋时期,黄河这一名称才被广泛使用。
      近年来,我们已在黄河沿岸成功举办十次重要的诗歌文学艺术现场活动:
      1、首届网络时代诗歌研讨会(2013年4月20日,济南园博园度假酒店,长清区开山徐志摩纪念公园);
      2、首届中国诗人峰会暨中国诗人采风行——寻访易安旧居(2013年8月17日,山东大学东校区邵逸夫科学馆,趵突泉公园,易安旧居);
      3、第二届中国诗人峰会暨中国诗人采风行——走进内蒙古系列活动(2014年8月1日至4日,内蒙古呼和浩特九鹏宾馆,希拉穆仁大草原、库布齐沙漠银肯响沙湾);
      4、中国作家诗人采风行——再聚内蒙古系列活动(2016年7月29日至8月1日,内蒙古呼和浩特九鹏宾馆,乌拉特大草原、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石哈河镇胡油房村、温根塔拉草原旅游区、乌拉特前旗乌梁素海、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库布齐沙漠银肯响沙湾);
      5、第五届中国诗人峰会(2017年4月29日至5月2日,河南省郑州天河大酒店,万仙山、“太行明珠”郭亮村、洛阳国际牡丹园、龙门石窟、少林寺);
      6、首届中国敕勒歌草原诗会(2017年8月4日至7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九鹏宾馆,包头市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希拉穆仁大草原、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库布其沙漠银肯响沙湾,组织了骑马和乘勒勒车、制作和品尝奶茶、穿蒙古服参加诈马宴、骑骆驼、观看歌舞剧《鄂尔多斯婚礼》等特色活动);
      7、首届中国昆仑诗会暨中国作家诗人采风行——大美青海诗意之旅系列活动(2018年7月11日至15日,青海省西宁鹏程大厦,塔尔寺、宗喀拉则、青海湖、茶卡草原、茶卡盐湖、祁连大草原、卓尔山、门源百里油菜花海);
      8、第三届网络时代诗歌大展颁奖礼暨诗之缘行万里——诗意陕西之旅系列活动(2018年10月2日至6日,陕西秦安宾馆,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天下第一温泉”华清池、御汤遗址博物馆、西安事变爆发地五间厅,宝塔山、杨家岭、枣园,中国第二大瀑布、世界上最大的黄色瀑布——壶口瀑布,黄帝陵,组织到华夏文旅大剧院、由主办方用经费购票招待大家观看了会跑的实景演艺《驼铃传奇》秀);
      9、第二届中国诗人旅行家论坛暨带着文艺去旅行——走进陕州地坑院系列活动(2018年12月31日至2019年1月1日,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地坑院民俗宾馆,陕州地坑院十碗席酒店,周召分陕、曲艺院、剪纸院、婚俗表演院、茶艺院、穿山灶、人民公社院、武财神关公、百艺苑、巨型玉米温度计、中华百家姓、马嵬驿●百味巷小吃街,三门峡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陕州故城钟鼓楼,在天鹅湖团队成员接受了河南卫视采访);
      10、第三届中国草原诗会第七届网络时代诗歌节暨带着文艺去旅行——大美内蒙古系列活动(2019年8月6日至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乌拉特大草原、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石哈河镇胡油房村、温根塔拉草原旅游区、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库布齐沙漠银肯响沙湾)。
      《中国大河风文学》,扬大河风美韵,铸大河风文学!在推出纸质杂志的同时,不定期制作微刊、电子刊,组织有关线上线下活动。
      总编:张光国
      网站:中国诗歌会网——诗人网上家园,首家以诗歌文学艺术为载体的社交媒体
      http://www.cpa1932.com/
      http://www.shirenwang.com/
      新浪微博阵地:
      诗人网
      https://weibo.com/srw2008
      中国诗选刊
      https://weibo.com/zgsxk
      美篇号平台:
      中国诗歌会
      https://www.meipian.cn/c/372334729
      诗意的行走俱乐部
      https://www.meipian.cn/c/4264235
      微信公众号矩阵:
      中国诗选刊CPA1932
      新诗歌杂志NewPoetry1933
      当代诗歌会DDSGH2018
      带着诗歌去旅行DZSGQLX
      大唐诗社DaTangShiShe
      世界诗歌会ShiJieShiGeHui
      敕勒歌杂志chilegezazhi
      轩辕国学XuanYuanGuoXue
      凤凰与白狼fenghuangyubailang
  • 推荐理由:
    茉莉--人若立志趁少年!张一鸣,是个2006年出生的少年后生,对于年轻的诗人,诗词在线尤其应该重视,推荐!

  • 评论(1)   myyy  所属诗集
  • 《万物流向彼此——中国女诗人诗选2021》出版

  • 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近日,具有女性先锋气质的《万物流向彼此——中国女诗人诗选2021》由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据主编施施然介绍,这是自2017年卷起,正式编选出版的第五本中国当代实力女诗人年度佳作选本。

    《万物流向彼此——中国女诗人诗选2021》汇集了生于20世纪后半叶女性诗人2021年的诗歌作品选。这些生于不同年代的女性诗人以独特的代际经验对日常生活、行旅见闻、文化艺术、爱情友谊、故人乡愁、死亡体验、自然风物、阅读感受等各个方面进行了书写,展现出不同代际的诗歌创作风貌和各个时代的诗歌美学特征。该选题立足“天星诗库”产品线,聚焦女性写作与代际写作,诗歌作品贴合历史与现实,呈现出创作共性与个性的统一,并体现出对当下现实的人文关怀。

    本书共精选了包括翟永明、荣荣、蓝蓝、戴潍娜等107位前沿实力女诗人作品,旨在引领当代女性诗歌气象,展示女性诗歌力。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诗人海男在代序中说:女诗人,在全球化的历史进程中究竟意味着什么?首先,女诗人意味着性别,她们是水和银白色的月光。女诗人,是时间流逝的另一半,从古至今,女诗人都以她们竭力绚丽绽放直至枯萎的姿态,获得了一次次的轮回和重生。这个选本以非常客观包容的美学态度接纳了各个年龄段女诗人的诗歌,从选本中就可以看出,编者从灵魂上升的诗意出发,发现并展示了中国汉语写作的女诗人独具魅力的情感与语言结构。百般璀璨,独立俨然。




    诗歌也是人类的故事之一

    海男

    《中国女诗人诗选2021年卷》面世,这是自2017年卷开始,出版发行的第五本诗选。女诗人,在这个全球化的历史进程中意味着什么?首先,女诗人意味着性别,她们是水和银白色的月光。女诗人,是时间流逝的另一半,从古至今,女诗人都以她们奋身绚丽绽放直至枯萎的姿态,获得了一次次的轮回和重生。这个选本以非常客观包容的美学接纳了各个年龄段女诗人的诗歌,从选本中就可以看出编者从灵魂上升的诗意出发,发现并展示了在中国汉语写作的女诗人,独具魅力的情感与语言结构。百般璀璨,独立俨然。因而,近些年,活跃在汉语写作诗坛的优秀女诗人,都纷纷带着自己创造性的作品,进入了这个选本。

    从五十年代穿越到九十年代的女诗人,在不同时代背景的时间中开始诗歌创作,携带着历史进程中,用每一个女诗人所历经的命运熔炼出了自己的作品。选本的每一页每一个名字,都闪烁着女诗人穿越时光黑暗和光芒的诗意一一这个隶属于另一个性别的内陆之上,是她们用灵魂和诗艺亲手建造的宫殿。

    女诗人并不是在温床中成长的一一她们一直在成长,历经雨露风沙,伴随着汉语这独特的,来自东方的古老语系。她们研习着自己挚爱的词根,同时聆听着万物万灵的声音。从每个女诗人的诗名下散发出的是不同的色彩和语境。她们为了置身其中的这个地球而写作,礼赞生命的美意,同时融入了漫长精神之旅的探索。

    《中国女诗人诗选2021年卷》带着过去时光的诗意,又一次来到人间,我无限欣慰的翻拂着纸质书的芬芳,这是一群守望诗歌殿堂的女诗人的诗歌档案。感恩用虔诚之心编辑这本诗选的女诗人施施然,因为她持久的努力,使这个选本就像人类的故事一样,将绵延不尽地讲下去。于是,便想起了希腊诗人埃利蒂斯的诗句:永远永远,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诗歌也是人类的故事之一,而这本书,由施施然亲自编辑出版,这是中国女诗人用诗歌讲述的另一种心灵史的人类故事,它将永载史册,伴随人类的精神史迹,永远在路上,永无止境。



    2021于昆明
  • 推荐理由:
    杜牧野--荐